【不一樣又怎樣系列文】中東第一本同志雜誌 My Kali

由於中東在歷史發展、傳統文化和宗教上和其他地區有很大的不同,因此在許多議題上,我們必須將這些元素一併考量,才能分析他的發展脈絡,最近阿ㄩ決定規劃這個【不一樣又怎樣系列文】,希望藉由這個系列,來討論在中東的LGBT社群發展和相關議題,讓大家對這些團體所做的努力,有進一步的認識。系列文第一篇,就以中東第一本同志雜誌 “My Kali” 作為引言文。


*My Kali,My Khalid

▲2014年1/2月刊封面,創刊人Khalid Abdel-Hadi作為封面人物

 

My Kali是一本成立在約旦安曼的雜誌,創辦人是上圖封面中的Khalid Abdel-Hadi,綽號Kali。Khalid 2007年的時候,在一個安曼的地下派對第一次發放他自己編輯的My Kali雜誌,當時他才18歲,而雜誌封面正是他自己;這本雜誌立刻引起約旦保守勢力的關注,包括英阿報紙al-Haqiqa al-Dawliya,他們甚至刊登一篇名為「約旦同性戀的革命」(The revolution of the homosexuals in Jordan) 來諷刺Kali,此外,Kali也成為各個網路、新聞媒體攻擊和毀謗的對象。

然而,正因為這次引起的喧然大波,更讓Kali下定決心要正式發行一本雜誌,來支持自己的性別權益。2008年,Kali和朋友發行了中東第一本專注在酷兒和生活的線上雜誌MyKali。


*捍衛多元文化權益

 

事實上,MyKali並不僅只是一本「同志雜誌」,而是一個讓阿拉伯社會中,每一個族群的能夠表達自己意見的平台。

MyKali的官網中,他們寫道:

“我們致力於去呈現多元族群的樣貌,並且藉由藝術治療、攝影和影像來挑戰壓迫人的規範和形式。在多元社會中,人們傾向以團體的方式聚集以達到身分的認同,而MyKali支持那些從出生便不被列入任何團體的人們。我們並不視自己為”同志雜誌”,而是一個任何生長在阿拉伯社會的人,都能參與的平台。”

 

▲2014年7/8月刊,黎巴嫩樂團Soupkills主唱Yasmine Hamdan為MyKali拍攝雜誌封面

 

在官網,Kali也寫下一段令人動容的話:

“從2007年開始創辦雜誌,為得就是表達自我,我試圖抓住時間。我試著放下許多艱難,我學習分享,而現在是時候分享MyKali這本雜誌了;光是說出MyKali雜誌的名字便能讓你擁有它,並且擁有我所擁有的一部分,也就是MyKali本身


*東西方文化拉扯間的族群

▲阿拉伯世界的同志社群,同時面對原生阿拉伯文化和西方文化的拉扯,圖為黎巴嫩樂團主唱Hamed Sinno為MyKali拍攝雜誌封面

 

雖然Kali所處的社會對他的身分認同並不友善,但他並沒有遺忘身為約旦人、阿拉伯人的身分,相反的,在創辦雜誌之後,他反而開始質疑歐美國家長期以來,在媒體上面對於中東世界的詮釋方式。

在接受線上雜誌i.D訪問時,Kali提到,政府十分害怕人們討論政治或宗教這些敏感的議題,因此MyKali盡量避開這些議題,以藝術、時尚、文化來作為雜誌的主軸。

 

▲MyKali雜誌內容以藝術、音樂、社會、文化等主題為主

 

此外,身為約旦人,他們也必須去思考LGBT這個議題,是否是另外一個西方文化殖民的產物;約旦和阿拉伯社會是以部族社會為基礎的群體,在過去,必須大量倚賴男性來勞動、打仗,而在這個社會結構和文化下,人們傳統上認同男子氣概、雄性生理性徵,因此同志社群的發展,在阿拉伯社會是相對緩慢和具爭議性的。

 

▲阿拉伯傳統部族文化和地方歷史發展,使同志議題在當地有更多的爭議,圖為Mykali創辦人Khalid,穿戴著約旦傳統圍巾(Kuffiya),象徵他對自己同時身為同志和約旦人的身分認同

 

在約旦,雖然許多人從小收看諸如 同志亦凡人、歡樂合唱團或威爾與格蕾絲等帶有同志色彩的美劇,但在真實的阿拉伯世界中,卻缺乏相對應的榜樣。因此,同志議題在阿拉伯世界是一個文化相互拉扯的現象。同志、女性等族群,是西方主流喜歡用來批評中東的議題,在西方的描繪下,落後阿拉伯世界的同志是被壓迫、孤立的完全受害者,而先進的白人和歐美文化則是這些弱勢族群的救世主。

 

▲在西方媒體的眼中,阿拉伯地區的女性、同志時常扮演完全受害者的角色

 

一方面,阿拉伯世界的LGBT社群試圖仿效西方社會,透過各種形式來捍衛社群的權益,但另一方面,又不想失去自己身為阿拉伯人的身分認同,這兩個在主流媒體中,概念相悖的身分(同志&阿拉伯人)。

 

 

宗教、地區發展、歷史脈絡和性別議題在中東地區以特殊的方式彼此結合,國族身分認同和性別認同,加入宗教元素,以更複雜的方式呈現。Kali則以他自己的方式回應這個複雜的身分:

“我是一個信教者,我是一個庫德族巴勒斯坦約旦阿拉伯裔的同志(約旦有大量巴勒斯坦移民),許多人問我如何同時是一個穆斯林和同志,我就是我,我的宗教信仰和性別認同一點關係也沒有。”  — Khalid Abdel-Hadi  (Kali)


*MyKali被迫吹襲燈火

▲約旦反同國會議員Dima Tahboub在她的Twitter上發表的言論

 

2017年8月,約旦反同國會議員Dima Tahboub表示,MyKali宣揚同性戀這種不正常的性別取向,而這個概念違背整體約旦的文化禮俗和宗教、法律,雖然約旦的法律不視同性戀為罪犯,但她呼籲MyKali應該尊重「約旦正常的社會規範」,而MyKali則應因為藐視約旦法律而受到制裁。

事實上,MyKali在2016年就已經因為政府的施壓而停止發行,而Dima Tahboub在今年發表的言論,再次引起支持MyKali的團體和反同人士的激烈爭辯,MyKali最近也發表聲明,向Dima Tahboub呼籲,期待她善用人民和民主賦予她的權益,為全體約旦人捍衛權利,包括同志社群。


 

無論是約旦,或是其他中東地區國家,同志社群仍有一段路要努力。儘管MyKali還是在社會的壓力下被迫停刊,但它的出現,可以被視為整體阿拉伯世界在這個議題上的一大邁進,有越來越多人投入這個議題,建立管道來為社群發聲,至少人們開始願意談論這件事情,而這便是個好的開始和契機。

 

臉書留言

您可能也會喜歡…